田野上的“變奏曲”
分類:迪慶新聞 香格里拉網


田野上的“變奏曲”

推廣機械化,省時又省力,生產效率明顯提高。(王靖萍 攝)

新中國成立70年來,迪慶州實施農機推廣,告別鐵犁牛耕的“面朝黃土背朝天”,機械化使生產效率明顯提高;科技進步,告別粗放式“盲目施肥、過量用藥”,科學化管理為傳統農業構建“最強大腦”;綠色引領,告別單純追求產量、滿足人們“吃飽”需求,實施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推動農業向綠色發展轉型;發展特色產業,告別小散弱生產模式,優化農業區域布局,多渠道保障農民受益……在迪慶這片充滿希望的田野上,農業生產發生了巨變。


從鐵犁牛耕到高效機械化


上世紀60、70年代,牛和馬是重要的生產運輸工具。那時候,牛肉很少出現在餐桌上,牛、馬等可以幫助生產的家畜被列為重點保護對象,公社及生產隊安排專人飼養,耕牛用于犁地,馬用于馱運貨物。1958年,迪慶州農業部門曾引進拖拉機和耕耙機具,以求代替人力、畜力,因管理不善、農業基礎設施建設滯后、數量少等原因,這些農機具或變賣,或閑置,或毀壞,未能在迪慶高原全面推廣。當時的農業生產,除了人力之外,以耕牛為主的畜力是耕作播種的主要動力來源,農具也是以木犁、木耙等為主,這種落后的生產模式一直持續到上世紀末。

到本世紀初期,農村機械化程度開始發生根本性轉變,四輪拖拉機、收割機、脫粒機、播種機等小型農用機械紛紛在農村出現。隨后,農業機械化進程不斷加速。如今,農機是農忙時節的主角。小麥、稻谷成熟時有收割機,插秧有插秧機代替手工,大型耕種拖拉機把耕地、播種合二為一……農機減少了農民的勞動成本。上世紀常見的牛車、馬車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農用汽車、拖拉機、三輪摩托等,運送莊稼、貨物省時又省力。過去用來耕地的牛,被趕上牧場,主要用于生產酥油奶渣,成為人們餐桌上的一道道美食;馬早已不用馱著貨物在崎嶇的山路上艱難行走,騎馬成為游客在各景區景點體驗游玩的項目之一。

以往,耕種、收割全靠人工和畜力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農機具活躍于陌上田疇,成為農民耕作的好幫手。全州農業機械總動力從1960年僅有的5.07萬瓦特增長至2018年的59.32萬千瓦,農機作業面積達132.11萬畝次,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39.32%。

從歷史上的刀耕火種,到解放初期的鐵犁牛耕,再到改革開放以來的高效機械化,勞動工具的變革,標志著農業發展的成就。


從靠天吃飯到科技興農


在化肥資源匱乏的年代,畜糞肥、火土灰肥、山基土、人糞尿等是農業生產中不可或缺的主要肥料。上世紀50年代,為了發展畜牧業,迪慶州動員群眾修建廁所,開展綠肥堆制、收集山基土等,掀起了積肥、用肥高潮。上世紀60年代初,全州河谷及半山區開始施用磷礦粉、硫酸銨、硝酸銨等化肥。上世紀80年代末,開始推廣微肥、稀土、菌肥、植物生長調節劑等。如今,通過推廣測土配方肥技術,有效減少了不合理施肥現象,確保農業向綠色高產高效方向發展。

從前,迪慶州農作物品種選育方面缺乏科學指導,品種混雜,長期種植老品種,種子性能差、產量低,農業生產發展緩慢。

上世紀50年代開始,迪慶州積極組織農作物良種繁育與推廣工作,到2018年全州良種推廣面積55.57萬畝,良種覆蓋率達87%。同時,迪慶州持續加大農作物病蟲害防治、栽培技術等農業科學技術的研究推廣力度,加強農民培訓和農技工作人員培養,加強農業基礎設施建設。僅2018年,迪慶州完成38791人次的實用技術培訓,培養了一批有文化、懂技術、會經營的新型農民。

近年來,迪慶州不斷優化產業布局,調整種養結構,擴大基地規模,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,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;實施農作物良種工程、農作物覆膜工程、綠色高產高效創建、測土配方施肥、病蟲害綠色防控,確保農作物增產豐收;加強重大動物疫病防控,以畜禽品種改良、規模化養殖為重點,加強畜牧業科技推廣,加快畜牧業發展方式轉變。

從前,農民種地靠的是祖輩傳下來的經驗,沒有農田灌溉系統,不懂植保技術,盲目施肥,“靠天吃飯”,遇到天災時只能默默挨餓忍受。如今,農民除了農忙勞作外,還有大把空閑時間做副業掙錢,莊稼收成有保障,經濟作物價格高、收益好,農民的腰包也鼓了起來。

從耕種、灌溉、栽培、植保到種子、肥料……一項項農業科學技術的研究推廣,促使迪慶州農業得到長足發展。

從“單純要產量”到“提質增效益”

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,迪慶州農業生產連續遭受旱澇、雪雹、霜凍等災害,物資相對匱乏,“農業增產”在當時和后續一段時間里是一個高頻詞。70年代以前,由于小春糧食單產較高,迪慶州大部分地區對小春生產投入大,管理精細,全州抓“小春大革命”。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,大力開發“冬季農業”,全州各地形成了“抓小春促大春”的生產局面,大春、小春糧食作物畝產都有提高,小春糧食畝產、總產量增長較快,大春糧食生產則因災害頻繁而發展緩慢。

那時,農作物品種的選擇也十分看重“產量”。青稞、五蕎、馬鈴薯等作物具有耐寒、適應性強的特點,在高海拔地區算是高產作物,被生活在海拔2800米以上的農民廣泛種植;稻谷、小麥、玉米等作物則適應海拔較低的河谷氣候,在河谷地區種植較多并一度成為當地居民主食和家畜飼料。

1949年至1995年,迪慶州糧食作物年播種面積從35.6681萬畝提高到78.4410萬畝,糧食總產量從2741.5萬公斤提高到11959萬公斤,糧食生產取得較大突破。建國以來,州委、州政府高度重視糧食生產,采取各種積極措施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,努力改善生產條件,不斷提高科學種糧水平,促進全州農村經濟全面協調發展。2018年相較1995年,全州糧食作物播種面積雖下降至63.9萬畝,但產量卻增至15.41萬噸。

如今,在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的指引下,綠色發展正改變著農業生產方式,而人們對農產品的需求也正從“吃飽”向“吃營養、吃健康、吃口味”轉變。迪慶州大力實施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以農業增效、農民增收、農村增綠、保障有效供給為主要目標,以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為核心,以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為主攻方向,通過體制改革和機制創新,積極推進產加銷一條龍、貿工農一體化為重點的農業產業化。通過“建基地、強科技、育龍頭、優品質、創品牌、打市場”,把高原特色農業打造成富農興州的重要產業,保障從田間到“舌尖”的安全,以綠色、安全、高品質農產品滿足消費升級新需求。現在,全州的農業關鍵詞,從“增產”轉變為“提質”。

從“家庭單一耕種收”到“農業產業化特色化”

過去,迪慶州種植的糧食作物主要有玉米、稻谷、小麥、青稞、五蕎、馬鈴薯、豆類等,但基本只能自給自足,到上世紀70年代末,農民自己種植的糧食、蔬菜甚至無法解決溫飽。油料作物、藥材、煙草等經濟作物規模不大,經歷過多次興衰,一直沒有大的起色。到1980年,迪慶州施行包產到戶和包交提留到戶,農民生產積極性空前高漲,他們紛紛響應政府號召,大力發展生產。當年,全州農業獲得大豐收,糧食總產量達9422.5萬公斤,農業人口人均擁有糧食390公斤,農民人均純收入101元。2006年取消農業稅后,農民不僅不用再上交各類賦稅,還享受一年比一年增加的農業優惠政策和各類補助,日子一年比一年紅火,干勁也越來越足。

長期以來,迪慶州的農業生產方式均為家庭式、單打獨斗式的耕收種,種植的農作物品種單一,因此各類作物規模小、產量低、品質層次不齊,價格上不去,即使農戶家里有余糧也難以賣到好價錢,難以從根源上解決“三農”問題。近年來,迪慶州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按照“農業產業化、產業特色化、特色品牌化、品牌市場化”的要求,加快高原特色農業發展進程,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,優化特色農業區域布局,促進特色產品向區域化、規模化、基地化方向發展。重點發展青稞、中藥材、葡萄、蔬菜、特色畜禽、木本油料、食用菌七大產業,不斷擴大特色農產品原料基地規模;積極發展牦牛、藏豬、尼西雞等特色畜禽規模養殖,養殖規模不斷發展壯大,畜禽養殖結構不斷優化,各種牲畜出欄率、商品率明顯提高。

如今,迪慶州圍繞特色產業,依托各產業園區、生物園區集中布局,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、生產體系、經營體系,產業融合格局基本形成;積極培育龍頭企業、農民專業合作社、農業莊園、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全州農業經營現代化進程持續加快;依托“香格里拉”“三江并流”兩大品牌,加大特色農產品品牌創建,特色農產品品牌創建能力、知名度和競爭力不斷增強。據統計,截至2018年底,全州累計鞏固和新建特色農產品基地51萬畝,建成特色畜禽規模養殖場152個,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55個,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組織253個,集體經濟組織覆蓋全州180個行政村。2018年,迪慶州第一產業增加值達12.56億元,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8524元,迪慶州農業發展步入“快車道”,農業產業化、規模化、特色化成效顯著,農業經濟穩步增長,有效促進了農民增收和農村發展。

上一篇:【學生園地】
下一篇:州政協第23次黨組會議暨第19次主席會議召開
熱門排行
精彩圖文
辽宁快乐12彩票开奖